On The Road

On The Road

旅程中的记录,

有人选择社交媒体即拍即发;

有人选择数码和后期;

有人选择胶片意外。

每一个焦点都不尽相同,到此一游照可以选择所有摄影类别里的任何一个。

这一集我们分享几个在路上瞄准不同目标的摄影师,看看他们选择的聚焦点。

 

 

 

©️ CHRISTOPHER HERWIG

🔗 herwigphoto.com

摄影师 Christopher Herwig 在将近十二年的时间里,

与十三个国家里孤独的车站相遇。

这些公交站多数建立于上世纪

粗野主义在苏联建筑风格中大行其道的七十年代。

当时的制度不提倡使用个人交通工具,

于是让建筑师们在修建公交站的设计上有了大把的将创想变为现实的机会。

苏联解体后,这些车站大部分都停用了,

但仍然在茫茫道途中,成为了生机的代言。

 

 

 

 

© MARCUS WENDT
🔗 ield.io
驻扎在伦敦的摄影师 Marcus Wendt 的旅行线路常常都要漂洋过海。
而他的拍摄对象,则因为长途所产生的时差有了契机。
夜里失眠的 Marcus Wemdt 在每一个陌生的街头晃荡,拍摄了高楼城市的霓虹夜景。
他镜头下的和他一同失眠的夜晚的城市,
常常带来一种真实而又充满虚构情怀的感觉,
像是过去现在和未来的邂逅主义。

 

 

 

© JONATHAN CHRITCHLEY
专注于一切和水有关的 Jonathan Chritchley,
更多的是在拍摄风景。
始终最求简单至上的他,利用空间和黑白色系的“技法”,
将他看到的和他内心的平坦相融合,用充满戏剧性的空灵图像,
来讲述他和所见之景之间无声的对话。
© DURAN LEVINSON
摄影师 Duran Levinson 对于拍摄的对象,
有着自己的一套理论 – 凡是他觉得有故事的一切,他都愿意为此按下快门。
一年中三分之二的时间在家乡开普敦工作,
剩下的时间里他开启了满世界跑的模式。
去年他一路到了亚洲,来了上海,游了日本,逛了香港。
对于这三个摩登和古老文化相冲相融的城市,
Duran Levinson 用他的胶片机,记录了他特别的依恋。